中国老教授协会医药专业委员会官方网站!

中国老教授协会русскийEnglish

中医泰斗指斥中医教育是假的现代化

浏览次数: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12-22 23:01

2015-06-08 黄帝内经中医师承教育

 

刘力红教授


    广西中医学院刘力红教授告诉记者:'我们的教育花了五年时间,或者八年时间,如果再读博士,那就是十一年的时间,尽管花了这么多时间,可是相当多的人对中医还没有一个基本的信念,也就是说,我们相当多的本科毕业生、硕士毕业生、博士毕业生还没有入中医的门。'

    邓铁涛老教授不无忧虑地指出:'中医教育的一个最基本的任务就是引导学生确立对中医学的信心,是否对中医学具有信心其实也就是中医是否入门的一个标志。而在目前,中医教育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刻的危机,而中医教育的危机从根本上说就是信心的危机。中医教育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能够解决学生的信心问题。'

    全国著名老中医、上海中医药大学的裘沛然教授毫不客气地指出:'现在中医院校的老师和学生对中医没有信心,就是因为没有学好中医,对中医学的精髓一无所知。其实,西医治不好的病,中医治好的很多。中医教育落到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实际上是自己不争气。本来,中医院校教育的目的是要培养高级中医师,最低要求是培养出合格的中医师,可是现在,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中医,培养出来的中医简直就是废品,连庸医的水平都达不到,庸医也还是要懂一些中医的汤药方剂,可现在培养出的学生对中医的理法方药根本不懂。这是中医教育很大的失败。中医教育走入了误区。

    颜老也痛心地指出:'裘老认为现在的中医现代化是假的现代化,是有道理的。中医现代化成了事实上的中医西医化。'

    全国著名老中医、中日友好医院的焦树德教授告诉记者:'现在的政策导向就是强调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其实就是用西医替代中医,美其名曰中医现代化,实际上就是消灭中医!'

全国著名老中医、黑龙江中医研究院的张琪教授也指出:'中医教育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导向问题。'

    诸位中医泰斗谈到中医教育现状,顿时成了愤怒老年,众口一词,严词斥责,关心中医教育的各界人士,宜三复斯言。焦树德教授指出问题根源,就是政策导向,张琪教授也指出归根到底是导向问题,可见中医教育误入歧途,责任最大的是制定政策的不学无术的政府与官僚,外行指挥内行,祸国殃民,至今积重难返。

    学院中医教育误入歧途,医政荒腔走板,不可救药,即使华佗再世,也难以回天。所幸源头活水在经典,中医根在民间,我辈书生报国,志在复兴中医,真是任重道远。

    前些日子,广西中医学院一附院召开了一次座谈会,座谈会除了院领导之外,主要就是毕业班的同学。在会上,同学们的一个共同心声就是对中医没有信心。这实在是一个怪现象,并且这个现象还不仅局限在广西,几乎所有的中医院校都面临这个境况。广西中医学院的刘力红教授告诉记者:'我们的教育花了五年时间,或者八年时间,如果再读博士,那就是十一年的时间,尽管花了这么多时间,可是相当多的人对中医还没有一个基本的信念,也就是说,我们相当多的本科毕业生、硕士毕业生、博士毕业生还没有入中医的门。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看,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因为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搞这么一门教育,而最后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这难道还不足以发人深省吗?

     刘力红教授还谈到:'在中医博士里,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看中医经典了。如果哪一位博士的案头放上一部《黄帝内经》,那是要被笑话的。博士的案头都是些什么书呢?都是分子生物学一类的现代书。博士这个群体,无疑是个高层次的群体,所以,读些现代的书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作为中医博士为什么不愿读中医书尤其不愿读经典呢?我想答案只能有一个,就是在他们的心目中,中医只不过如此,经典只不过如此。'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一位博士告诉记者:'现在有的中医博士连四大经典的名字都说不全。' 邓铁涛老教授不无忧虑地指出:'中医教育的一个最基本的任务就是引导学生确立对中医学的信心,是否对中医学具有信心其实也就是中医是否入门的一个标志。而在目前,中医教育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刻的危机,而中医教育的危机从根本上说就是信心的危机。中医教育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能够解决学生的信心问题。'

 

邓铁涛教授与弟子刘力红教授

 

    全国著名老中医、上海中医药大学的颜德馨教授(以下简称颜老)告诉记者:'中医教育的失败,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内因就是学中医的人对中医没有信心。古代的大学者墨子说:'志不坚,智不达。'如果对一门学问没有信心,我们怎么可能学好它呢?怎么可能在遇到重大疑难时排除万难迎头而上呢?而攻克疑难、解决疑难正是中医学在五千年历史中保持生命力的关键所在。'针对中医院校流行的不信任中医的风气,全国著名老中医、上海中医药大学的裘沛然教授(以下简称裘老)毫不客气地指出:'现在中医院校的老师和学生对中医没有信心,就是因为没有学好中医,对中医学的精髓一无所知。其实,西医治不好的病,中医治好的很多。中医教育落到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实际上是自己不争气。本来,中医院校教育的目的是要培养高级中医师,最低要求是培养出合格的中医师,可是现在,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中医,培养出来的中医简直就是废品,连庸医的水平都达不到,庸医也还是要懂一些中医的汤药方剂,可现在培养出的学生对中医的理法方药根本不懂。这是中医教育很大的失败。中医教育走入了误区。'

 

丢掉了根柢的中医被抛入无家可归的命运之中

    为什么会出现中医学人不信中医的怪现象呢?裘老的答案一针见血:'问题的根源恐怕还不在教师,而在政策的导向。现在的政策导向就是要中医走向现代化。中医走向现代化是对的,中医要创新也是对的,可是中医现代化应该是继承了五千年中医传统的现代化,而不是中医的西医化。中医学从来就不是一个抱残守缺、固步自封的体系,而是始终处在一个返本开新的创造之中。张仲景的《伤寒论》就是对《内经》的丰富和发展,这才是中医学术的创新,而仲景也由于对中医学的巨大贡献而成为一代宗师。历代的中医名家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中医学的丰富和发展,重大的创新历代层出不穷。'

     裘老痛切地指出:'中医现代化,首先要知道几千年来无数的大医和先哲们呕心沥血的成果是什么。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谈得到中医的现代化。对几千年的中医学术成果茫然无知,你搞什么现代化,你根本不懂啊,没资格来讲中医的现代化。可是现在,由于中医现代化的含义错了,中医现代化成了中医的西医化。现在所谓的中医现代化其实是一种假的现代化,这种现代化是一种华而不实的现代化,是一种赶时髦。他们不相信中医几千年来通过临床在几亿人身上实践的成果,他们只相信小老鼠身上实验的结果。不相信几千年的伟大传统而相信小老鼠,这是对中医根本不了解,是一个错误。在这样一种现代化的指导下,所谓的中医创新是空话,中医学术陷入了错误导向的混乱之中。我们必须牢牢记住:只有返本才能开新。无论是中医现代化还是中医创新,只有与五千年的传统一脉相承,只有在中医学自身的规矩准绳内发展,中医的现代化才能真正开花结果,中医的创新才能真正落到实处,也才可能出现真正有价值的成果。'

    颜老也痛心地指出:'裘老认为现在的中医现代化是假的现代化,是有道理的。中医现代化成了事实上的中医西医化。' 全国著名老中医、中日友好医院的焦树德教授(以下简称焦老)告诉记者:'现在的政策导向就是强调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其实就是用西医替代中医,美其名曰中医现代化,实际上就是消灭中医!' 全国著名老中医、黑龙江中医研究院的张琪教授(以下简称张老)也指出:'中医教育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导向问题。' 全国著名老中医、浙江中医学院的何任教授(以下简称何老)也指出:'没有很好地继承,怎么能谈得上发扬呢?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还发扬什么呢?'

      西方著名思想家怀特海的一段话发人深省:'生命有要求原创的冲动,但社会与文化必须稳定到能够使追求原创的冒险得到滋养;如此,这种冒险才能开花结果而不至于变成没有导向的混乱。'换句话说,维护科学文化繁荣和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一个丰富而有生机的传统。这个传统内纯正权威(中医界古代的张仲景、孙思邈等,现代的邓铁涛、焦树德等临床大家)潜移默化的指引是这门学问保持生机和创造的源头活水。西方著名思想家海德格尔也深刻地指出:'从我们人类的经验和历史来看,只有当人有个家,当人扎根在传统中,才有本质性的和伟大性的东西产生出来。'

    而中医在近现代的最大矛盾则是,一方面希望在'中医科学化'和'中医现代化'的口号下实现中医的繁荣和兴盛,另一方面却不愿与自身传统血脉相连,对自身传统采取一种漠然甚至是排斥的态度。于是,不相信中医有独立的学术地位,盲目崇拜西医学方法,再加上对自身传统的冷漠势利之心,就构成了今天中医界的学术现状。在这样一种形势下,中医界把改造传统中医、简单模仿西医当成中医现代化的方向。中医被连根拔起。丢掉了根柢的中医被抛入了无家可归的命运之中。中医学术的所谓'现代化'和'创新'也就不得不陷入错误导向的混乱之中,'竟逐荣势,企踵权豪',变成了一种'哗众取宠的赶时髦'(裘老语),'其结果只能是中医理论或学术灵魂的'火化'和死亡' 。(北京大学张祥龙教授语)



 


Copyright 中国老教授协会医药专业委员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金桥网络